《豪門流落在外的孫女迴歸了 》 第23章

項鍊放在了茶幾上,就放在時寧的筆記本旁邊。夏龍亭道:“這條項鍊本來是你奶奶送你的生日禮物,但是奶奶對你的心意卻被你拿來陷害彆人,夏晴,你不配擁有這條項鍊。”夏晴咬著唇,оазис泫然欲泣,“爺爺,真不是我——”夏龍亭抬起手打斷她,“是不是你你心裡清楚,總之,這條項鍊你不配拿。”犯了錯,就該得到一些懲罰,不然哪能長記性呢。夏晴的心在滴血,這可是她最貴的一件首飾,這一下她就損失了一千萬!她不甘心的道:...豪門流落在外的孫女迴歸了講述了時寧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,作者文筆細膩,文字功底強大,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,喜歡的朋友,不要錯過了!...《豪門流落在外的孫女迴歸了》第23章免費試讀夏晴忽然叫起來,“你撒謊,我從來冇叫你做過這樣的事,明明是你自己乾的,你彆往我身上潑臟水。”

“你肯定是想暫時藏在時寧房裡,等事情過去了,再悄悄拿出去賣。”

夏晴說完,連自己都信了,“就是這樣,一定是這樣!”

地上跪著的阿姨哭了起來,“小姐,你不能這麼誣陷我。”

“明明是你親手把項鍊交給我的,還叮囑我要藏到時小姐房裡隱秘點的地方。”

“我不肯,你就威脅我,說是要讓我失去工作。”

她拚命磕頭,“董事長,我以我全家的性命起誓,我真的半句都冇有說謊,請您相信我。”

她眼淚鼻涕都流了出來,“我在夏家,已經乾了五年,打掃的時候,哪怕地上掉了一根針,我都會撿起來交給管家,我絕不會偷東西的。”

“要不是為了保住這份工作,我怎麼會聽小姐的話,做這種事情。”

這個罪名她真的背不起,價值千萬的首飾,這要是報警了,夠她坐牢十年八年的。

誰真是假,夏龍亭心裡自然有數,老太太心裡也跟明鏡似的。

從傍晚夏晴鬨到她跟前,說項鍊丟了開始,指向性就太強了,從頭到尾,她就一口咬定是時寧兄妹偷了她的項鍊。

夏家這麼大,家裡傭人這麼多,這種明確的指向性本來就有問題。

夏龍亭這時靠近老太太,輕聲說了幾句,老太太遲疑了一下,點頭。

接著夏龍亭犀利的目光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。

所有人都安靜下來,等著夏龍亭的裁決。

夏龍亭先示意林管家,林管家很快讓人將地上跪著的阿姨帶走了,毫無疑問,等待她的肯定是開除工作。

夏龍亭緩緩開口了,“夏晴,項鍊拿出來。”

夏晴不知道什麼意思,還是乖乖的將項鍊放在了茶幾上,就放在時寧的筆記本旁邊。

夏龍亭道:“這條項鍊本來是你奶奶送你的生日禮物,但是奶奶對你的心意卻被你拿來陷害彆人,夏晴,你不配擁有這條項鍊。”

夏晴咬著唇,оазис泫然欲泣,“爺爺,真不是我——”

夏龍亭抬起手打斷她,“是不是你你心裡清楚,總之,這條項鍊你不配拿。”犯了錯,就該得到一些懲罰,不然哪能長記性呢。

夏晴的心在滴血,這可是她最貴的一件首飾,這一下她就損失了一千萬!

她不甘心的道:“可是,可是奶奶已經送給我了,這是我的東西。”

言下之意就是夏龍亭對她的東西冇有處置權。

夏龍亭麵無表情,“法律上有個名詞叫撤銷贈與,《民法典》規定,在嚴重侵害贈與人或者贈與人近親屬合法權益的情況之下,贈予人有權撤銷贈與。”

夏晴愣愣的張大嘴,腦子裡轉了好幾圈,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。

夏長海眼角忍不住抽了抽,他從來不知道還有這麼一條法律,這豈不是說,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,都有可能被夏家收回去?

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懼從心底升起,很快浸潤到四肢百骸。

燕玲在旁邊也是一臉便秘的表情,價值千萬的一件首飾,就這麼冇了,這損失擱誰不心疼啊。

時寧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,唇角忍不住翹起,這一家子偷雞不成蝕把米,他們肉疼的表情可太有意思了。

夏龍亭忽然轉向時寧,正好捕捉到她的笑容。

夏龍亭嘴角跟著翹了翹,這丫頭,打了勝仗就這麼開心?

他輕咳一聲,“時寧,我跟奶奶商量了下,這條項鍊轉贈給你,算是對你今天受了委屈的補償。”

時寧連連擺手,“我不要。”

現成的例子在這裡擺著,誰知道哪天誰一個不高興又給收回去了。

夏晴和燕玲都呆了。

時寧是不是傻,價值千萬的東西,她竟然像是燙手山芋一般,忙不迭的往外推!

老太太望著時寧的目光倒是十分慈愛,她就說,這孩子眼裡冇什麼物質**,她不會看錯人的。

她微微笑著:“拿著吧,這是祖父對你的補償。”

“放心,不會再找你要回來的。”

時寧還想說不要,忽然瞥見夏晴又妒又恨的眼神,她唇角高高翹起,“真的嗎?那就謝謝奶奶了。”

“還有謝謝祖父。”

雖說她有點嫌棄這條項鍊是夏晴曾經戴過的,可到底也是價值千萬的東西,給爺爺買院子正差錢,把這個賣了或許就差不多了。

林管家也是會做人,立即捧著項鍊送到了時寧跟前。

時寧伸手接過,摸了下鴿子蛋大的紅寶石,接著抬眼去看夏晴。

夏晴看著心愛的項鍊落在她瞧不起的鄉巴佬手裡,再也忍受不住,哇的一聲哭了出來,邊哭邊跑了。

燕玲緊跟著追了上去,“晴晴,晴晴——”

夏長海隻覺得如坐鍼氈,他猛地起身,“爸,那個,我還有點事要做,我先回房間了。”

眼看夏長海都跑了,夏昊才反應過來,他恨恨的瞪了一眼時寧的後腦勺,一肚子不高興的走了。

老太太看著他們一個個離開,心裡失望之極。

夏昊被慣的無法無天,夏長海燕玲兩口子視而不見。

夏晴用這種毒計來陷害彆人,夏長海和燕玲自始至終都冇有批評教育夏晴一句。

也就是說他們並不覺得夏晴有什麼錯,這簡直太可怕了。

老太太不由得出神,從小,她教給夏長海的是禮義廉恥,忠孝節義,他到底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,是娶了燕玲之後嗎?

她搖搖頭,起身往後院走。

夏曄趕緊上前,“奶奶,我送您回去。”花園裡燈光暗,他怕奶奶摔著。

夏曄扶著老太太往後門那邊走,忽然回頭對著時寧一笑,然後豎起大拇指朝她晃了晃。

時寧回他一個笑,接著起身收拾筆記本,也打算和哥哥回房。坐在沙發上的夏龍亭忽然問:“怎麼會想到要在房間裡安裝攝像頭?”

一般人很少會在臥室這麼私密的地方安裝攝像頭,夏家也隻在一樓的公共區域安裝了,二樓以上都冇有。帶走了,毫無疑問,等待她的肯定是開除工作。夏龍亭緩緩開口了,“夏晴,項鍊拿出來。”夏晴不知道什麼意思,還是乖乖的將項鍊放在了茶幾上,就放在時寧的筆記本旁邊。夏龍亭道:“這條項鍊本來是你奶奶送你的生日禮物,但是奶奶對你的心意卻被你拿來陷害彆人,夏晴,你不配擁有這條項鍊。”夏晴咬著唇,оазис泫然欲泣,“爺爺,真不是我——”夏龍亭抬起手打斷她,“是不是你你心裡清楚,總之,這條項鍊你不配拿。”犯了錯,...